精品藏藥,太極制造!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首頁 > 品牌故事

品牌故事

“中醫藥源自民間,中醫藥的許多理論和知識是在民間積累起來的,然后才從民間逐步走向殿堂、走向課堂、走向院所。所以我們的當務之急,就是盡快到民間去搜集這些即將失傳的民間醫藥知識和技術,然后加以總結和利用?!敝袊嗅t科學院教授、中國中醫科學院醫史文獻所民間傳統醫藥研究室主任劉劍鋒這樣呼吁。

采訪中國中醫科學院劉劍鋒教授時,他要求先講述一個關于民間中醫的故事。

民間中醫也有“獨門絕學”

那是在2010年秋天,劉劍鋒接到老家一位程姓朋友的電話,請他到北京香山的杏林苑來一趟,以幫忙鑒定一下他們所找的民間中醫的水平。

原來,這位肥胖的程先生身患嚴重的腰椎間盤突出,不能坐立已經4月有余,臥床也需要兩人攙扶。在當地省中醫院醫治無效又分別轉診到北京的兩大醫院,均效果不佳。無奈之下,程先生抱著試試看的態度經人介紹找到一位民間老中醫。雖然決定試試,但程先生對該中醫的“能耐”還是半信半疑。所以,把同為中醫的劉劍鋒找來驗證一下,該民間中醫究竟是有“獨門絕學”還是江湖騙子。

其實,這位杜姓老中醫是一位部隊退休干部,行醫并不是他的主要工作。只是年輕時他曾經跟隨一位民間中醫學習過系統的中醫手法治療,在治療頸椎病、腰椎間盤突出等方面效果顯著,他還因此做過第四軍醫大學的工農兵學員。

作為中國中醫科學院的干部特需門診專家,劉劍鋒行醫多年對中醫的各種療法也大都有所耳聞。不過杜老為程先生施行的手法按摩治療,他以前從未見過。半小時后,程先生自我感覺良好,要求站起來試試,無礙。于是跟大家同坐一桌吃飯,飯后又散步一小時,也沒問題。又經兩次鞏固之后,程先生的病癥已經基本痊愈。杜老告訴劉劍鋒,如果骨頭沒有損傷,像程先生之類的疾病三次手法治療就能基本痊愈。

感嘆于杜老手法治療的神奇,20幾天后,劉劍鋒與杜老相約,帶幾位腰椎間盤突出的病人前往杜老家請他會診。約定的時間是下午五點半,結果5點鐘趕到杜老家的小區時,從杜老老伴的電話中得知,杜老已于半小時前突發心梗去世。

多項中醫技術和手法瀕臨失傳

杜老的離世,讓劉劍鋒很受打擊。杜老師承民間中醫,他沒有專業行醫,也沒有將自己的醫術傳于后人,他的離去,就代表著又一種中國民間中醫技術的消失。這種損失,是整個國家的。

更讓劉劍鋒焦慮的是,這種悲劇,每年都在重復上演。劉劍鋒的另一個身份,是中國中醫科學院醫史文獻所民間傳統醫藥研究室主任,因而挖掘并保護民間中醫,也是他行醫20余年來一直在專注的事情。對劉劍鋒而言,對民間傳統醫藥尤其是傳統中醫的挖掘和保護已經到了“時不我待”的地步。

“民間中醫藥是中醫藥的重要組成部分,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說是中醫藥產生和發展的源頭。比如我們熟知且在國際上認可度較高用于治療白血病的青蒿素、三氧化二砷中醫藥,以及云南白藥、片仔癀、三九維泰等中醫藥均出自于民間。但近些年由于保護不善,中醫藥的特色診療技術、方法都瀕臨著失傳?!眲︿h遺憾地向記者表示。

“中醫藥源自民間,中醫藥的許多理論和知識是在民間積累起來的,然后才從民間逐步走向殿堂、走向課堂、走向院所。所以我們的當務之急,就是盡快到民間去搜集這些即將失傳的民間醫藥知識和技術,然后加以總結和利用?!眲︿h如此呼吁。其實,不只是劉劍鋒持有這樣的觀點。2012年11月,國家中醫藥局局長王國強在中國醫史文獻所成立30周年大會上也曾指出,一定要重視民間醫藥的調查研究、搶救挖掘。不要因為我們穿上皮鞋就忘記穿草鞋的了,別忘了我們也是穿著草鞋走過來的。

“但是目前我們對民間中醫及其知識、文獻的整理、篩選做得遠遠不夠?!睋︿h介紹,新中國剛成立時,我國居民每萬人擁有6名中醫師,而現在這個數據縮小了一半,變為了3/10000?!斑@固然和增加了不少西醫有關,但更重要的原因其實是由于國家層面對中醫西化的管理,這其中又以1999年開始實施的執業醫師法為拐點?!?/span>

執業醫師法的實施成為拐點,是因為在我國,民間中醫師幾乎無外乎依靠師承、家傳、自學(包括久病成醫)這幾種途徑。不管是哪種途徑,沒有經過系統的醫學院教育的民間中醫們,要通過標準化的執業醫師資格考試的可能性都微乎其微。而沒有執業醫師證書的中醫們要繼續行醫,就是非法行醫,一大批民間中醫師因而陷入繼續發展的絕境。

“需要說明的是,指出執業醫師法的實施給民間中醫發展帶來的困境,并不是否認國家的執業醫師制度,而是希望國家在政策層面能對民間中醫做適度的傾斜,根據中國中醫師的實際發展狀況制定一些可以操作的執業標準。畢竟,歷史上千百年的時間都是這些民間中醫在守護著中國人的健康?!眲︿h如此建議。多年來他也一直如此呼吁,并獲得了國家層面的支持。

提升中醫核心競爭力的重要手段

2011年5月,中國中醫科學院的《民間中醫特色診療技術整理研究》課題正式啟動,這是中國中醫科學院歷史上第一個有關民間中醫藥的國家立項課題。該課題旨在通過調研,收集民間中醫藥的特色診療技術與方藥,從而逐步開展系統的民間中醫藥整理研究和推廣工作。課題的負責人,正是劉劍鋒。

“為什么要做這個課題呢,因為特色診療技術是中醫的核心競爭力的主要體現。比如中醫診脈,可以診斷許多疾病,西醫只是用來看心跳次數;中醫針刺即可達到治療目的,西醫扎針

只是給藥的一個手段。再比如醫書經典上沒有記載的手診、耳診等診療手段,實踐卻證明其有較大的診斷價值,其療效經常會使人目瞪口呆;很多特殊典籍和教科書上沒有的針刺、艾灸、拔罐、刮痧等方法,在社會實踐中也行之有效。我認為,將這些中醫特色診療技術如果能夠挖掘、整理、研究和推廣,將會大大增強中醫的核心競爭力,提升中醫藥的服務能力?!眲︿h強調。

這也是一個讓劉劍鋒驕傲且倍感欣慰的課題。自課題啟動至今,由全國各縣衛生局上報的特色診療項目已經有5000余個,下一步課題組將對這些項目分門別類地做進一步的挖掘和整理。

“如果我們將這些特色診療項目能夠整理出來50個加以傳承推廣,對于國人的健康而言都是莫大的貢獻。這些手段一般是非藥物、無侵入的治療方式,其安全、有效、經濟、舒適,優勢是不是顯而易見?”劉劍鋒反問記者。

不過劉劍鋒多少還是有些遺憾?!皟H僅憑借一兩個課題對民間中醫的挖掘和保護所能承載的力量終究還是杯水車薪,民間中醫畢竟是屬于一個國家的財富,它還需要更多人關注和了解,尤其是國家層面更多渠道和更大力度的支持?!睂<颐?/span>

劉劍鋒,主任醫師、教授,中國中醫科學院廣安門醫院干部診療科特需門診專家,擅長咳喘、眩暈、失眠、胸痛、胃痛、代謝綜合征的治療。




微信掃描分享

點擊下載二維碼

電腦站 手機站 地圖導航
網站管理登錄 技術支持:云博優平臺